Gustavo

【SOT】个人对于瑞亚·特纳人物理解

花似谴浅゜:

        在我看来,瑞亚对于其余的时之歌角色来说应该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也是最为艰苦的一个。


        从官方给的资料就可以看出瑞亚因为担负着特纳家族唯一嫡女的身份而从小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中长大,说白了就是族人并不看好瑞亚。


        14岁,这个年纪对于我们来说总是一个略显稚嫩的年纪,也更是一个迷茫的时刻,若是我们也完全不可能和瑞亚一样冷静,还会为自己的事事打点。


        而瑞亚的性格和特点也正在官方小说和官方资料给予的这些经历中很好的凸显,个人有以下几点是见到最为突出的,还附带一些自己的猜测和一些自己的看法。












一、瑞亚是个十分独立的人。


         这个无论从艾格尼萨国歌还是从官方资料、小说和新出的角色歌《破晓将至》都可以看出,以下有个人摘抄于小说的几段片段。




        【“瑞亚姐!?试炼结束了吗?”尤诺不由自主上前几步,站到门廊边询问了一句。


        眼前这位少女正是特纳家族的嫡长女:瑞亚·特纳,也是第一顺位继承人。遵循特纳家族的传统,为了继承领主之位,她此前一直待在极北冰原下的洞穴中独自挑战家族试炼,算起来,两人已有一年多未曾见面了。】


——摘自三十四章《冰雪之国的女武神》


        从这段就可以看出官方对于瑞亚的身份设定是极为的尊贵,而从“为了继承领主之位,她此前一直待在极北冰原下的洞穴中独自挑战家族试炼”便可以看出瑞亚的独立,后面对于时间的补充更是为瑞亚骨子里的那种坚持倔强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最内侧的弧形指挥台后,瑞亚披着雪白的短绒裘袍,长发细致地拢成了一束,只在额头垂下一小撮刘海,点缀着她颇有英气的剑眉。桌上是罗列成堆的各式文件,室内只有一盏小灯,昏黄微弱,但也足够她看清纸上的文字了。她一页一页地翻着手上的文件,或是提笔做些记录,或是不屑地轻哼着扔在一旁,速度不快,力求仔细认真地看清每个小字。


  她才刚继任领主之位不久,对于政事完全做不到驾轻就熟,只能一板一眼地边学边做。好在特纳族的人口在北方各领中最少,平时需要安排的事务也不多,才让她能挤出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佣兵任务。】


——摘自四十九章《追寻过去的旅程》


        瑞亚的独立也在这一片段内发挥地淋漓尽致,也正突出了先前说的骨子与生俱来的那种倔强。


        仔细看便能发现瑞亚是“刚继任领主之位不久”所以“对于政事完全做不到驾轻就熟”,这无论对于谁都是可以原谅的,但瑞亚的倔强却不允许她就此去低声下气求着别人帮忙或教导,而是“一板一眼地边学边做”。








        【他虽然与故去的老将军算是旧交,但自从那场风波之后,眼前这位少女就远走他乡,断了消息,直到一周前,她竟携着试炼成功之威重临冰城,毫无预兆地宣示了自己的领主继承权,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而后的发展更令人瞠目,这位新领主一上任就以雷霆之势处置了当年那几名阴谋篡权的主使者,引发了一场混乱仓促的武力政变,然而在她继承自先祖的极寒神力威慑下,这闹剧般的谋逆之事终究惨淡收场。大部分尚武的族人都欣然拜服在她的力量之下,而少数保守者对这位施行铁腕政策,似乎不好相处的领主还是多有畏惧,卡萨船长也算是其中之一。】


——摘自四十九章《追寻过去的旅程》


        由此也可以看出瑞亚是个独立的人,也是一个十分雷厉风行的人,从“一上任就以雷霆之势处置了当年那几名阴谋篡权的主使者”便知瑞亚的能力也十分值得人信赖,所以“大部分尚武的族人都欣然拜服在她的力量之下”。












二、是个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冷静面对的人。


        也许这点不用我过多赘述,从瑞亚的种种行为来说都可以很容易的看出。




      【“我的力量已到了瓶颈状态,短时间内没办法提升……我想去试试看,就算不能成功,说不定也会有所突破。”瑞亚神色平静地解释了一番,瞄到桌上那杯蓝酒,很自然地取了过来,手上神光一闪,为酒面恰到好处地浮上一层薄冰。


  “可是……”尤诺欲言又止,他虽然不知道这试炼的具体内容,但近年来就没听说过有人顺利完成的,心中少不了担忧,只是一时也想不到劝阻的理由。


  “放心吧,我会做好万全准备。”瑞亚放柔声音宽慰着他,晃动过酒杯后试了一口,眉梢微翘,有些惊讶。】


——摘自三十四章《冰雪之国的女武神》


        从瑞亚平静地解释着自己“我的力量已到了瓶颈状态,短时间内没办法提升……我想去试试看,就算不能成功,说不定也会有所突破”这段话就可以看出瑞亚是多么冷静,即使目前的情况对于自己来说是完全没有占优势的。








  【八年来,由于阿卡迪纳要塞的陷落,特纳一族在联邦内遭遇了不公平的指责和排挤,虽然没有正式的官方表态,但民众在私底下多有抱怨之声。这次任务如能成功,不但可以洗刷家族的耻辱,还能向所有人宣告,自己的确拥有能带领族人重获荣耀的力量,让任何宵小阴谋都无处立足。


  只能成功,不可失败!她独坐在这狭小的指挥室,心中默念着坚定的宣言,但转眼想到格洛莉娅给自己看过的参与人名单,那股信念之力就瞬间减少了一小半,转成了隐隐的担忧。


  要带着两位年仅16岁的少年去那安危莫测的怪物巢穴,即便是加上那从无败绩堪称战神的男子,也让她不由心中忐忑,没有必然的把握。然而她此刻已经失去了选择的余地,人员早已定下,只能再添上无数倍的谨慎,做好万全准备再出发吧。


  希望那鬼精灵的小丫头别再给自己什么“惊喜”……她泄气似的感慨了一句,转瞬便打起精神,沉声静气继续翻看桌上的文件堆。】


——摘自四十九章《追寻过去的旅程》


        从这里可以看出瑞亚十分心细,也可以看出她对于尤诺和格洛莉娅关心,更是可以看出瑞亚其实本质上也是个渴望被帮助的人,但正因为现实的艰苦而使得她不能和同龄的女子般得到依靠,只能强打着精神保持理智。








       【瑞亚心中一热,握着她的手轻轻喊了句“艾德丽莎夫人”,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位夫人正是尤诺的母亲,萨隆领主的发妻,也是北联邦著名的植物学家。她还记得,小时候每次来花都做客,家里只有男孩的女士都会在她的长发上戴几朵娇艳美丽的鲜花,捧着她红红的小脸夸赞一番,再拉着她去参观自己神奇的培育场,在那里,总会看到尤诺,还有伊恩……。


  她想到这里心情略有低落,带着些苦涩笑容刚叹了口气,就听到了萨隆领主低沉沙哑的埋怨声:“谁会惦记她……不来也就罢了,一来就弄出这么一趟事……”。


  “亲爱的,你刚才说什么?”夫人听到这句话猛地转过头,带着毫无威胁的和善笑容,轻轻柔柔地追问了一句,但她眼中却似乎隐了刀剑,透着扎人的寒意。


  领主哪能不了解自己夫人的脾气,知道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失礼,轻哼了一声转过头,端着架子不屑回答了。


  瑞亚非常能够理解萨隆领主的顾虑,但为了格洛莉娅考虑,又不能向对方明述因果,只能留着苦笑,正搜肠刮肚地想说些宽慰的话,就隐隐听到远处传来少年闷闷的抱怨声。】


       也许这段并不是特别出彩,但可以看出瑞亚是眷恋着尤诺母亲艾德丽莎夫人身上那种温暖的感觉,也可以看出瑞亚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尤诺父亲的不满也能理智对待,她知道什么叫做分寸,什么叫做机密。不过这种分寸是从和何时养成的便不得而知了,倒是让人觉得有些生疏,不像瑞亚了。












三、无论是对于伙伴还是他人都给予关心和尊重。


       【“……我还是觉得,你能留在城里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我到现在都无法得知,甚至无法推测,废墟里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形……”瑞亚定定看着远方,似乎自言自语,表情严肃,语气平和到没有一丝微颤。


  “我想去!”尤诺迫不及待般急促地打断了她的话,却再没有说出一个字,只是盯着那几乎无法看到的浮空城,一动不动。


  瑞亚被这果决的低喝声惊得一愣,转瞬却勾起了唇角,露出温柔的一点微笑,她依旧看着远方,沉默了稍许时间,依旧如自言自语般轻声喟叹道:“欢迎加入小队,尤诺·阿斯克尔……治疗师阁下……”。】


——摘自五十章《花之都:萨兰瑞尔》


       由此寥寥几笔勾勒就可看出瑞亚对于他人的关心,也可以看出瑞亚是十分尊重自己的伙伴。








      【“大姐头!在这边,在这边!”阿纳雷远远看到瑞亚就激动地大呼小叫个不停,他可是这位女武神的死忠拥趸,在岩城,凡是瑞亚出席的正式场合,身边必定会跟着这位吊尾巴似的矮个子青年。


  瑞亚见到这两名手下,脸上也浮出不少笑意,她往大铁门外又仔细看了一眼,便领着小医师走到他们身边,略带诧异地问道:“就你们俩?其他人呢?”


  “刚出了个清剿任务,他们都跑去跟鬼翅那帮家伙抢积分了。”胖青年笑嘻嘻地解释一句,就瞄着身旁用斗篷遮住脸的少年,犹豫问道,“这位……是阿斯克尔小少爷吧?”


  小医师闻言拉下了斗篷,露出白嫩嫩的小脸,矜持地朝两人打了声招呼。阿纳雷顿时又激动起来,热切地朝他问东问西说个不停,恨不得劝他能留在团里,永远不离开了。佣兵们做的都是刀头舔血的买卖,哪有不受伤的道理,对于极度稀缺的治疗师那可真是敬慕有加,更何况这位小少爷还是未来治疗师家族的领主,哪有让人不巴结的道理呢?。


  尤诺听着他话痨般的自言自语,渐觉尴尬,不露痕迹地紧了紧斗篷,但面容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毫不失礼。伸手将他兜帽重新拉好,板起脸对阿纳雷一声轻斥:“别多嘴多舌,你们先到东C区的25号停机坪,把行李抬会驻地……”她顿了顿,看着高大威武不善言谈的族人,仔细吩咐道:“潘塔,东西还挺多,你变化成兽型多背一些。”】


——摘自五十一章《佣兵乐土》


        从手下们称呼瑞亚为“大姐头”就知道瑞亚在他们心目中是十分神圣的,我们也可以知道瑞亚对他们应该是很好的,毕竟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在一个逼迫着自己的人手下工作。


再反观尤诺,瑞亚因为尤诺不擅长与这些佣兵打交道而主动打断了手下的话语,是个十分细心而且温柔的大姐姐。








      【“瑞亚姐……”女领主还在看着交易场外拥挤的商队,感慨自己那位女豪商伙伴的惊人财力,尤诺忽然贴到她身边轻轻一声低呼,“我看到边上有一群繁花近卫团的人……肯定是父亲派来等我的!咱们快走吧,我可不想让他们跟着。”。


  萨隆殿下真是锲而不舍,过度保护也会令人头疼啊……瑞亚不由失笑,目光一扫,果然看见路口有一群披着金色斗篷,身穿惰银镶嵌甲的力量者武士,正四处探视着什么。她瞄了瞄绷直了身子显得有些紧张的小医师,动作自然地将他往里侧带了带,拉低兜帽,依旧不急不缓地迈着脚步。她那身随处可见的灰斗篷在人流中毫不起眼,自然没有引起追踪者的任何注意,就这样顺利避过了一次尴尬危机。】


——摘自五十二章《孤高的王者(上)》


        前提剧情我们便可以看出尤诺是很受萨隆宠爱的,而这些武士也让尤诺十分头疼,更是让瑞亚哑然失笑。即便如此,瑞亚还是把尤诺“动作自然地将他往里侧带了带”。








       【“哼……”女孩似乎还是不满意,却无意间余光瞥到了大步向自己跑来的瑞亚二人,立刻表情一变,绽着笑容飞也似的直奔了过去,“瑞亚姐,尤诺!你们可终于来啦!”。


  “小心点!”瑞亚皱着眉头迎上前,伸出双臂将女孩扶住。虽然从体质上来说对方也并不算柔弱,但由于天生疾病的原因,瑞亚素来当她是个瓷娃娃,从来不让她有做体力活的机会。


  “放心啦,我可没那么娇弱!”炼金师像是为证明自己力气有多大似的,笑嘻嘻拉着她的手用力晃了几下。


  女领主不为所动地板着脸还想责备几句,女孩就转转眼珠,往边上一探拉住了尤诺的手,带着他就往楼后跑,还显摆似的喊道:“快跟我来呀,带你们去看看我的最新杰作!”】


——摘自五十二章《孤高的王者(上)》


        格洛莉娅天生体弱是瑞亚一直担心的,从此我们也能看出瑞亚对此是“素来当她是个瓷娃娃”,所以“从来不让她做体力活”,更是凸显了瑞亚对于格洛莉娅的关心和隐隐约约的担忧。








       【“慢些开,小心人群。”瑞亚轻声叮嘱了一句,坐到靠门边的座椅上,扣好安全带,静静看着前面处于兴奋中的两人,却还剩了几分注意力留意着周围动静。


  “都坐好喽!出发啦!”格洛莉娅一声娇呼,连着按动面板上的几处操作钮,车门缓缓关闭,上方的遮阳钢板迅速拉下,整个视野内就只有驾驶台前面一片明亮空间了。紧接着就传来了隆隆的魔力轰鸣声,车内的仪表全都闪动起光芒,整台战车微微一颤,被飞转的履带车轮带动着猛地向前驶去。巨大的冲击力将没来得及扣上安全带的尤诺甩向了后排车座,好在瑞亚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才免于皮肉之苦。


  “慢一点!”女领主带着薄怒喝了一句,女孩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按动机关,车速随即骤降,战车两侧隐藏的挡板下突然伸出三对机械巨足,将车体高高撑起,模拟着自然形态平稳向前踏进。】


——摘自五十二章《孤高的王者(上)》


        瑞亚知道格洛莉娅天生就爱玩闹,因此任何事情都尊重着格洛莉娅,但因为担心还是叮嘱了一句,更是担心着尤诺,证明瑞亚在格洛莉娅和尤诺心中的印象都是十分好的,可以信赖。








       【看来这两位伙伴间的决斗是真惹得她炸毛了,战斗只能就此草草收场,瑞亚率先散了神力,苦笑着上前对埃蒙伸出手:“正式介绍一下……瑞亚·特纳,冰系弓手,请多关照。”


  特纳?红发剑士听到这名字微微垂下了眼帘,原来对方一直是在用假名行事,这在岩城也不算罕见,毕竟很多时候,用真名反而会惹来诸多麻烦。既然对方愿意坦诚相待告知真名,他也非常慎重地点了点头,伸手将地上的大剑抽出,收到背后,什么话也没有说便转身朝那怒意勃发的女孩走去。


  他站在平台边缘,默默盯着前方停止了射击,却还是拧着眉头满脸不快的炼金师,平台的工作人员很识相地撤掉了护罩,无数嘶喊喝骂吵闹的噪音顿时蜂拥而来,但却依然没能引动他一丝表情。


  他只是静静和格洛莉娅又对视了几秒,就点脚跃下平台立在她面前,瞄了一眼她身侧盖着兜帽挺着腰板若无其事状的小医师,又从兜里掏了颗闪耀着斑纹的莎华魔石,递给仰着头堪堪够到他胸口的炼金师。


  “……我才不要呢!”女孩余怒未消地朝他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把冲锋-枪往肩上一靠,拖着尤诺嘟嘟囔囔地往战车跑去。小医师连声招呼也没来得及打,又被她一路踉跄拖走了,这里人多嘴杂,为了避免暴露以后被那帮守护者缠上的风险,他只能委屈地抿着嘴,任由炼金师决定前进的方向。


  虽然一番心意被人拒绝,埃蒙也没有任何失落感,他平静地将那颗价值不菲的宝石收回兜内,就听见身旁传来瑞亚的轻笑声:“真拿她没办法……走吧,先回我们的驻地……”】


——摘自五十三章《孤高的王者(下)》


        我们从此就能看出瑞亚做事颇为圆滑,而埃蒙也是个识趣的人,一见到格洛莉娅生气两人便心照不宣地收了手,到了最后瑞亚更是打了圆场,同时证明瑞亚是个十分有话语权的人。








       【夜幕降临,岩城靠东北方向的一间三层石楼外,瑞亚一行正围着熊熊篝火,和驻守的冰熊战队成员们一同举办欢迎宴会。几块长石板被洗干净放在了火堆前方,就当做盛放食物的餐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花都特有的浓汤、甜点、蔬菜沙拉以及大块的软化面包果——全都来自于溺爱成瘾的萨隆领主勒令儿子必须携带的行李包,此外,当然也少不了岩城特色的香辣烤肉和面糊疙瘩汤。


  当初拆行李包的时候,那堆叠成小山的餐盒差点让尤诺特意保持的完美笑容裂成碎渣,好在瑞亚平淡地解释了一句“这是阿斯克尔领主殿下送给大家的见面礼”,才将他快要破碎的表情拯救了回来。】


       这一段也许十分平淡,但从瑞亚说的那句“这是阿斯克尔领主殿下送给大家的见面礼”的确是让人细思恐极,从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瑞亚会照顾他人的感受,不会让尤诺难堪。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知道瑞亚是个做事果断,雷厉风行的人,对于身旁的朋友都予以极大的尊重,甚至予以比起自身还要强烈的担心。除了这些以外,在此还想说一下其余的东西。


        瑞亚的确是个很坚强的人,但这并不证明她就是个什么都可以依赖让她去做的人,毕竟瑞亚也是一个人,即使是大姐姐也会有自己软弱的地方,她也渴望着被别人担心爱护,渴望着温情。


        家族给予瑞亚的压力实在是太大,对此瑞亚也并不能挽回什么,毕竟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但不证明她先前不会迷茫


       以上便是我对于瑞亚的印象,在此做一个记录,望遗漏之处大家可以补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8)
  1. Gustavo花似谴浅゜ 转载了此文字
©Gustavo | Powered by LOFTER